第四十二章

姜问曦坐回床边,双手翻动掐了个诀,运真气于双手,拍向姜仙凝胸口。双手才一触及,便觉一派阴冷之气袭来。黑气自双手蜿蜒而上,逐渐包裹全身。姜问曦瞬间放空神识,自姜仙凝胸口大穴进入姜仙凝体内。

神识虽已离体,但肉体的感觉却依然能清晰感知,甚至连徒儿的这份也一并感知了。奇寒入体,透彻骨髓,时刻如亿万钢针反复刺入皮肤。这就是阴气噬体的感觉吗?

刺痛和寒冷仿佛时刻都会逼迫神识溃散。姜问曦微微凝神。姜仙凝体内同样黑雾弥漫,馄饨阴冷。姜仙凝的神识不知躲在何处,流窜的阴气嚣张霸道,不时突然窜出来偷袭姜问曦。

姜问曦挥手打散流窜的阴气。继续在黑雾里行走,寻找姜仙凝的神识。姜问曦已是地仙,六识通透并不受黑雾骚扰。只是此时四处一片黑雾茫茫,不分东西南北,不知该去向何处。

胡乱在黑雾中行走,许久即未见边际也不见姜仙凝。姜问曦感叹徒儿的神识广袤。若这大片黑雾皆为真仙之气,恐怕是会立地登仙了。

寻思中,姜问曦看到远处有些微微的光亮。心中一阵微颤,姜问曦奔着那点微光走去。

果真,这微弱的白光是徒儿的神识,此时的姜仙凝只着中衣,蜷缩在地上。即便是神识状态的姜问曦依然观戴中正,衣袜整齐。如今只着中衣的姜仙凝却是一派闲散慵懒的样子。乌黑光亮的青丝散落一地,微微闭着双眼,蜷缩在地上。一派安宁祥和,仿佛正在甜蜜的梦中。

姜问曦上前,想抱起姜仙凝。手还未触及,便从姜仙凝身后腾起一团浓重的黑气。质地厚密,定已化形。

姜问曦没看清扑来的是什么,此时神识状态没有正英,只得以真神化剑,奔那团黑雾刺去。

刺出仓促,并未刺中。黑气落地的一瞬,姜问曦看清了,竟是只化形的阴狼。阴狼呲着乌黑的牙齿,一双眼睛黑亮如曜石一般,这是阴之精华。

阴狼稍一躬身,腾空飞扑而来。姜问曦侧身闪躲,但此时神识状态,身体飘摇,落地时有些不稳,险些滑倒。阴狼却抓紧时机反扑过来,姜问曦轻点地面再次闪避,却躲的慢了半拍,被阴狼扯去一块袖口。此时衣衫皆为神识所化,阴狼撕去的便是一块神识。一阵锥心刺骨的痛自袖口袭来。姜问曦稳了稳身形,怕阴狼再次扑来,顾不得许多,提剑再战。

姜问曦的剑法自是了得,一片剑雨逼得阴狼节节败退,阴狼自知久战必败,转身就逃。姜问曦怎能放过,双腿发力,腾空飞跃,一个翻身落在阴狼面前,阴狼一愣的瞬间,姜问曦长剑已刺入阴狼头颅。阴狼一声哀嚎,对着姜问曦呲了呲牙,便慢慢消散了。姜问曦拿了阴狼的双眼,折返回去寻徒儿。

姜仙凝依然如同孩子般安睡在地上。姜问曦走上前抱起姜仙凝。轻声道:“凝儿?”

姜仙凝依然安睡状态,却似是感觉到了姜问曦,头向姜问曦怀里靠了一靠。姜仙凝的神识似是被周围阴气压制,陷入了休眠。姜问曦顺势席地而坐,把徒儿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用袖摆裹住徒儿,用自己的神识凝聚徒儿的神识。

两团幽幽的白光在混沌的黑雾中渐渐融为一体。姜问曦用自己的神识一点点修补徒儿神识中透明的小洞。一点一点,每修好一点,徒儿的神识就殷实一点,姜问曦早已感觉不到阴气噬体的刺痛,看着徒儿越来越清晰的脸庞,竟然那些疼痛也算不得什么了。

许久,姜仙凝的睫毛微微颤动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竟然是一双如紫色琉璃般的眼珠。姜问曦依然环着姜仙凝修补那有些散乱的神识。姜仙凝看着师尊冷骏的宛若天仙般的容颜,微微闭着的双目,不由伸出白玉般细嫩的手臂环住了姜问曦的脖子,轻唤一声,“师尊。”姜问曦蓦的睁开眼睛,刚好与姜仙凝近在咫尺的对视了。

姜问曦眼中闪过一丝疑惑。但依然维持着原本的姿态。

姜仙凝推开姜问曦,从姜问曦怀里慢慢起身。居高临下的看着师尊,笑呵呵的道,“师尊,凝儿带你看看凝儿的神识。”

姜问曦微微抬眼,斜睨了一眼姜仙凝,却也站起了身,“好!”

姜仙凝开心的在前面带路,走来走去也是在一片黑雾中穿行。

姜仙凝道,“师尊,凝儿的神识可算得天资不错?”

姜问曦道,“卓绝。”

“师尊,若不是阴气噬体,师尊觉得凝儿的神识是什么颜色?”姜仙凝口中问着,眼神却有些诡异。

姜问曦看着徒儿,郑重的道,“凝儿心思纯净,定是洁白之色。”

姜仙凝脸上又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,继续问道:“师尊竟如此看中凝儿吗?”

并未等到姜问曦的回答。姜仙凝继续道,“每位师尊收徒弟时,若是先看看神识,比对一下,就不会因为结了师徒缘却收了个木头而烦恼了。”语毕一双杏眼转向姜问曦,“师尊若看到凝儿的神识只有树桩那么大,怕是也要后悔收了凝儿做徒弟吧?”

姜问曦无甚表情,但回得很快,“并不会。”

姜仙凝心中有些激动,“那若凝儿的神识本就是如此如此黑暗或是混沌一片呢?”

姜仙凝回转身,同姜问曦面对着面,抬头盯着姜问曦的双眼。

姜问曦也回望着徒儿,依然淡淡的回道,“不会!”

姜仙凝并不满意如此回答,皱着眉继续问,“若是呢?”

姜问曦依然是一副坦坦荡荡,淡漠的样子,“我徒儿,便不会!”

姜仙凝盯着姜问曦看了一会,心中有些失落,师尊的意思是,师尊的徒儿便不会是凡人或魔物,也就是说若凡人或魔物便不会是师尊的徒儿。

姜仙凝转身闷闷的继续向前走,若那禁地中锁的果真是魔气或恶念,又当如何?姜仙凝很想再问师尊“若会呢?”恐怕师尊仍然回答,“凝儿便不会。”但若真的会呢?又当如何?

姜仙凝心中扮作师尊和自己,来回的问着无结果的问题,来回的答着无结果的答案。

在雾中行走了一阵,前面姜仙凝停住了脚步。面前是一个门,门上有一把锁,锁上藤着一个墨黑色不知名的花纹,是一条禁制。

姜仙凝道,“师尊,凝儿体内有些部分被封印了。凝儿不懂,师尊可懂得这是何封印?”

姜问曦上前查看一番,也是从未见过如此禁制。

姜问曦微微摇头,“为师也不知。”

姜仙凝在门前坐下,“若这锁打开了,门后依然是如此广袤的天地呢?”

“那徒儿就立地登仙了。”

姜仙凝不想敢看姜问曦,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了,“若是魔气或恶念呢?”

姜仙凝低着头,怕师尊会说斩杀魔物的话,也怕师尊依然说不可能。

等了一会,转头,师尊却也在身畔坐了下来。

四周通透了一些,浓密的黑雾在姜仙凝身畔凝结,消散。似是被姜仙凝尽数吸纳了。

只听师尊在身旁轻轻问了句,“我徒儿,还好吗?”

姜仙凝一愣,“师尊何出此问?”

姜问曦似乎微微叹了口气,“凝儿心思纯净如水,恐魔物最喜纯净之灵魂,还是这般广袤的仙灵神识,若是占得此地,恐是得了仙府一般。”

姜仙凝闻得此言,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向侧面歪着头,紫色的双眼散发着邪魅之气,“师尊这是觉得凝儿被夺舍了?可这一片天地里,却只有我这一个灵魂,师尊打算如何呢?”

姜问曦无甚动作,但姜仙凝感觉到一股杀气自身旁传来。

姜仙凝银铃般笑了,“若杀了我,那这肉身可也就是个废弃的肉胎了。”

姜仙凝笑着,一翻身,一手挂着姜问曦的脖子,一手却在姜问曦衣襟处摸索。

姜问曦剑意早已化形,瞬间抵在姜仙凝颈前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姜仙凝依然笑意盈盈,手也没有停。片刻,摸了两颗阴之精华出来。拿了阴之精华姜仙凝翩然的跳开去。

“师尊以为凝儿要做什么?”

姜问曦似是有些怒意,虽然是神识,好像脸却红了。

姜仙凝从未见过如此这般的师尊,有些开心起来。

“师尊这百年来都未登仙界,恐是师尊不愿登仙吧?”

等了一下,知道姜问曦不会回答。姜仙凝继续道,“若师尊不愿登仙,便结个道侣,在这人间做个活神仙,可好?”

姜问曦坐在原地,面带瘟色,并不理她。

姜仙凝看师尊并未有起身杀她之意。顿了一顿,转过身,背对着姜问曦,心想:反正也如此了,破罐子破摔吧,“师尊若寻道侣就寻凝儿吧!”

姜仙凝提着一颗心,等着师尊骂她,久久却未有回音。

姜仙凝转身,却见师尊已经躺在地上,双目紧闭。姜仙凝暗叫一声不好,师尊真仙之气被这阴气蚕食太久,又用真气给自己补了半天魂魄,师尊的神识怕是要溃散。

姜仙凝顾不得许多,要先把姜问曦的神识打回体内,再做其他。

姜仙凝一把拖起姜问曦的神识向体外奔去。姜问曦的神识已有些稀薄,化的形有些透明了,拖起来也轻飘飘的。

一刻不曾耽搁的拖到天门处,姜仙凝掐个诀,一掌把姜问曦的神识打了出去。

姜问曦的神识有些飘摇,裹着一袭黑气,轻飘飘的自姜仙凝天门处飞出,一触及肉身便被吸纳入体。

姜仙凝的真身突然睁眼,依然是深紫色的瞳眸。恍惚了一瞬,噌的跳起身,打开了姜问曦按在心口处的双掌。

一切做完,姜仙凝呼出一口气,总算保住师尊神识尚未溃散。但师尊神识进入自己体内时,同样阴气噬体,如今神识虽已归位,却仍被阴气包裹。还是要想办法把阴气吸出来。

姜仙凝把师尊拖到床上躺好,自己则在床边坐下。看着师尊苍白的脸,印堂一片乌黑,心中顿觉难过。师尊一个百年地仙,竟然为了自己搞成如此模样。若大师兄知晓师尊为了自己变成这样,恐怕抽自己一百判辞也不解恨。

姜仙凝定定的盯着师尊,想把阴气吸出来,却并不敢有所动作。正犹豫间,姜问曦突然睁开了双眼,瞳仁乌黑,却有些涣散。一手抓住姜仙凝的手腕,向下一拉,另一只手却掐住了姜仙凝的脖子。

姜仙凝心中暗暗叫苦,大事不好,师尊阴气控体,以师尊修为自己怕是小命不保了。躲也躲不开,喊也喊不出。姜仙凝被掐的直吐舌头。

姜仙凝被抓住的手,就在姜问曦胸口下方,姜仙凝翻翻手腕掐个金仙退魔诀,准备打姜问曦胸口,好歹镇下去阴魔之气,但姜问曦反应更快,诀还没掐完,手就被姜问曦一推折反在身后。姜仙凝的身体向姜问曦倒去,趁此机会姜仙凝另一只手依然掐个金仙退魔诀向姜问曦胸口打去,却也依然被姜问曦捉住手腕反剪到身后去了。

如此,颈项间的生命危机虽然解除了。姜仙凝却被反剪双手按在姜问曦胸前动弹不得,姜问曦的力道很大,姜仙凝双肩疼痛不已,只需再用一点力气,双臂恐怕就要从肩上卸下来了。姜仙凝忍着疼不敢有所动作。脸埋在姜问曦的肩胛处,暗自思忖着下一步的对策。

突然,姜仙凝感觉姜问曦的身体微微抖了一下,双肩顿时一阵撕裂般的疼痛。反剪在后心的双手被向后一拉,一转,然后被按在了墙上。姜仙凝还未从疼痛中回过神,顿觉后颈一凉,竟然是师尊——吻了上来。

姜仙凝脑中空白了一会,渐渐回神。

“师尊为人一向孤傲,清冷,为人正派,一派仙风道骨。决不会做出如此毁清誉的事情。此时之事必有缘由。”想到此,姜仙凝静心感知。竟觉体内阴气丝丝流向后颈处。

“难道是师尊在帮我除阴气?方法不对呀?况且此时师尊阴气控体,并无神识。”姜仙凝反复推测,“难不成——是被阴气吸引?是那胎记?”前次吸尸拔阴气之时,就听说那胎记鲜红如血,姜仙凝就怀疑是胎记帮她吸了阴气。此时姜问曦敷在后颈处吸阴气,怕是那胎记又红了起来。

最新小说: 穿越成蜗牛怎么办 开局干掉主角 修真纪事起源 美女大小姐的贴身保镖 我在末世搞基建 网游之诸侯争霸 我的午夜直播间 大炎驸马 最强都市修真者 我的大佬聊天群
相关小说: 8888se..com.电影 如何免费成人观看黄色电 快播成人AV影片 五月天激情故事 国外女性生殖器视频 qvods色情电影 性福五月天熟女乱伦 看一下美女三级扒开小穴 www.mm .com 激性食物 我来干你淫水肉棒